当前位置:首页

城事 丁云川

3月22日,是世界水日。我想到2019年新中国成立70周年前夕,杭州市民吃上用上了“天下第一秀水”——千岛湖的水。“千岛湖水流到家”,真是杭州人的福气。

去年疫情期间蛰居在家,夫人对我说,不要自我僵化,泡个热水澡,松松筋骨,享受享受。于是乎,温泉水滑洗凝脂,太舒服了,太惬意了。遽而一想,这是千岛湖的水呀!千岛湖水泡澡,会不会太奢侈了?

古人云:“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半丝半缕,恒念物力维艰。”千岛湖的水,能流到杭州的家家户户,这个过程,是相当不易和维艰的。

1975年,我在单位搞知青工作,要到淳安县新安江开发公司的茅头尖农场。从排岭镇(现千岛湖镇)乘坐到汾口的小火轮,途中,见到新安江水库里有一大摊黄色浊水,小火轮在浊水中行驶了一段水路。我问船老大,这股黄水是从哪里流出来的?他说,是从淳安造纸厂流出来的。

回到排岭镇后,我寻到淳安造纸厂,厂里的人说:偌大的一个新安江水库,是容得下区区造纸废水的,废水在水库里是可以自行净化的。听罢此言,我颇觉无奈。在茅头尖的事办好后,我又来到临安潜川的乐平乡村。村里有一条大溪流过,带队干部告诉我,这条溪叫天目溪,是从於潜流过来的,一直流到分水、桐庐,最后汇入富春江。我看到溪上,有一团团白色泡沫样的漂浮物,好端端的绿色溪水,被染成浅黄色。我问大队干部,说泡沫水是从於潜造纸厂流出来的。

新安江水库遭废水污染,天目溪被废水污染,对我这个刚刚步入环保工作的人来说,怎不心惊,怎不肉痛!

回杭后,我来到浣纱路上的杭州市环境保护领导小组办公室,见到了陈绍祥同志,他曾到我们厂里来调研过,我便将新安江水库和天目溪遭受污染的状况,向他做了反映。他听后,也按捺不住,立即向相关领导汇报。后来,我得知两个县都“忍痛割肉”,将造纸厂停办了。

2005年春,我和夫人到安徽婺源看油菜花。回来时途经汾口,站在千岛湖边,导游介绍说:今天我们看到这么清澈纯净的千岛湖水,是来之不易的,为了保护好千岛湖水,新安江上游安徽境内的信安江一带,屯溪、歙县、黟县……一大片区域都关停了污染企业。

2008年春,市里邀请曹增节先生和我一起到建德去调研有关城市品质方面的事。徒步新安江畔,看到有居民在江边刷马桶、洗拖把。在与当地干部座谈时,我将此事提了出来,希望能加强对新安江水质的保护。

多年后,淳安县环保局的童友军局长来到杭州,我问:淳安还有造纸厂吗?他说,早就没有了。

10年前,杭州市政府为提升杭州的城市品质,改善杭州市民的生活条件,决定将“天下第一秀水”——千岛湖水引入杭州。这条引水线全长112公里,其间有100公里左右是隧洞,工程浩繁。为确保每年供给杭州近十亿立方米的千岛湖水,2019年6月,淳安县又启动了“污水零直排”工程,以能长久地保持千岛湖水的品质。我查阅了杭州市生态环境局《2018年杭州市环保局状况公报》:千岛湖水质状况为“优”,平均透明度为4.5米,水质达到Ⅰ类水质标准。

我是一个生于斯、长于斯、老于斯,曾吃过咸苦之水的杭州人,在有生之年能吃上用上千岛湖的水,真是三生有幸的有福之人。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