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与鸟儿共享春天 

 

◆周水欣

春天的苦恼:鸟巢带来安全隐患

万物生长,草长莺飞的春天,是一年中最美好的季节。可是,对于上海局南京供电段扬州接触网工区的小伙子们来说,每到此时便会遇到让他们感到有点头痛的事——如何应对“鸟害”。

春夏之际,正是鸟类筑巢繁殖的黄金季节。宁启线开行后,鸟儿们有了新的筑巢点——喜欢在铁路接触网设备的硬横梁、支柱、避雷器底座等有平台的地方筑巢。

这些地方对于鸟儿来说隐蔽、坚固,但它们筑巢使用的那些小铁丝、短树枝、破布条、渔网碎片等“建材”,却会在遇到风雨雾等特殊天气时,很容易脱落,极易造成高铁沿线接触网设备短路,甚至烧坏设备,引起接触网或者电力线路停电,给铁路运输安全造成极大影响,影响途径动车高铁的安全行驶。

上海局南京供电段扬州接触网工区的小伙子们一到春天就开始为这些鸟巢闹心。看着兴致勃勃、叽叽喳喳飞来飞去的小鸟,他们苦笑,连连咂嘴,必须要消除鸟巢带来的隐患。

以往的做法也很多,如增加巡视次数,发现鸟巢及时清理等。但一方面小鸟可不是被吓大的,硬是与职工们展开“游击战”,你捅我就跑,你走我再回来。鸟儿们还特别聪明,鸟巢处理完毕后如果没有及时回收并销毁这些材料,它们便把这些“建材”再衔回去,继续利用,真让人哭笑不得。

另一方面,小鸟们非常能干,巢穴极具艺术性。比如,喜鹊的巢,外部枝条纵横,细密有致,结构非常复杂、精细。从外面看,整个鹊巢为直立的卵形,严丝合缝。巢是一圈一圈的,最小的外径约50cm,最大的外径达85cm,简直让人叹为观止。

看着鸟儿辛苦筑起的小巢,巢里面甚至还有几只嗷嗷待哺的幼鸟,也不能直接捅掉,着实让人苦恼。

春天的巡视:清除“违建”代建新家

这个春天,为了“鸟巢”问题,接触网工区的小伙子们专门成立了课题攻关小组,题目就叫《如何减少春季鸟巢对接触网安全的影响率》。

他们增加巡视频次,每天登乘巡视管内设备上、下行接触网,重点对隔离开关底座、硬横梁吊柱、供电线格构钢支柱、棘轮底座等关键处所鸟巢搭建情况进行重点盯控,同时工区对管内添乘检查时不易发现鸟巢的枢纽地区、动车所、联络线、供电线等进行梳理统计,组织职工对这些区段每日进行步行巡视,保证不遗漏一个鸟巢。

沿线步行巡视时工友们全副武装,携带大背囊,内装接地封线、验电器、杂物杆、脚扣、望远镜等,以便在发现鸟巢后可及时登高,处理后的鸟巢树枝要带走并销毁,以免小鸟们“再利用”。

他们还建立了鸟巢台账,哪里易发、哪里已处理、哪里需观察,门儿清。在鸟儿容易看上的地方安装了新型驱鸟器,驱鸟器带有声波、反光,还有风轮,充分利用大自然的力量,能模拟枪声、老鹰的叫声。这还不够,路段还装上了新式的检测装置,相当于“鸟巢记录仪”,随时了解这些“易被小鸟看上地段”鸟窝形成情况。

另外,也很“鸟性化”,对于不可能影响供电设备安全运行的鸟巢,就暂不处理,如带电设备下方并有足够的安全距离的支柱或供电线支柱上的鸟巢。最重要的是,小伙子们还在树木较少的地区安装了许多人工鸟巢,这样既能减轻鸟类对铁路供电设备的依赖性,也更能保护鸟儿的安全。

春天的微笑:与鸟儿和平相处

在巡视中,对那些初步形成的鸟窝,大家就连着“建材”一起转移到人工鸟巢里面。

他们还利用夜间集中巡视鸟巢搭建情况。有一次,工人庄真发现一只藏身在横梁后的成型鸟巢,便悄悄爬上去,探过头往里面看:巢里铺着厚厚的草枝,还有好几只幼鸟,正懵懵懂懂看着电筒,也不知道害怕。一只大鸟一直在周围盘旋嘶叫,作势要往下俯冲,却又不敢太近。看看鸟巢还蛮坚固,庄真就小心翼翼把住整只鸟巢,在同事们的帮助下,将幼鸟连同鸟巢一起搬到了旁边不远处搭建好的人工鸟巢内,然后悄悄离去。

以后庄真每天巡视途中都会专门去那里打探。人工鸟巢里放置着自然鸟巢,厚实温暖,防雨避风,俨然成了鸟儿们的新家。而渐渐长大的那些小鸟们已经开始练习飞翔,阳光下,只见它们身上呈现着紫色、绿蓝色、绿色的光泽,翼肩有一大块白斑,翅膀呈楔形,嘴、腿、脚是纯黑色,腹面软毛儿以胸为界,前黑后白,漂亮极了——居然是灰喜鹊,国家二级保护鸟类。

这个春天,课题也有了阶段性的结论。让他们欣喜的是,一年间,鸟巢在不该出现的地方“违建”从83处降到了47处,大大降低了可能因鸟巢带来的铁路接触网故障发生率。

与此同时,一幕幕为鸟儿搬家的童话剧目也在不断上演——将鸟蛋或幼鸟连同鸟巢一起搬到人工鸟巢内,让鸟儿与高铁设备,两两相望,保持安全距离,和平相处。

现在,再听到鸟儿在蓝天下啾啾鸣唱的声音,庄真他们露出了会心的微笑。嗯,生命生生不息,轮回婉转。嗯,我们与鸟儿共享春天。

作者简介:

周水欣,中国铁路作协作家。作品散见于《三联文化周刊》《新民周刊》《雨花》《散文家》等报刊。

分享到:
0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